Habitat for Humanity Hong Kong

口講無憑,坐言起行

回想6個月前,那時香港因新冠肺炎處於一種高度封鎖的狀態,酒吧和餐廳暫停營業或縮短營業時間,健身室、足球聯賽、運動場和俱樂部亦全部關閉。我們無法去海灘,這段時間我們緊張得就像是睡覺也要配戴口罩。感受到生活的層層壓力,我需要一種減壓的方法,但我的選擇並不多。

我於2019年1月從倫敦搬到香港,很嚮往在這個美好地方的新生活。第一年我經常四處探索,居住過半山區、大坑、銅鑼灣、香港大學、灣仔,到現在的西營盤,工作則在鰂魚涌。在這段時間裡,我見識到香港島不同社區的生活面貌。不過,我很快知道香港除了這幾公里的路程外,還有更多地方值得探索。

有一天在辦公室,我的公司(JLL)向員工發布了一項十分鼓勵性的健身挑戰:探索自己在40天內步行或跑步的最遠距離。我們很快完成分組,並使用應用程式紀錄挑戰進度。我當時心想,出去四圍走走,探索一些香港的隱世地方,這是一個有益身心的絕佳機會。

我在第一週已開始沉迷這項挑戰。我穿著全套西裝,下班走路回家,但我在排行榜的紀錄只增加了5公里。從那週開始,我決定每晚都出去走大約10公里。每一晚,我能夠漫步察看這座城市中流動的一面,實在令人驚訝。

因無法練習足球,我開始在想週末都可用步行挑戰來代替。5公里和10公里的步行路程並沒有減少,我開始思考更大的挑戰。我決定以地鐵港島線為路線,漫步香港島。我從柴灣出發,儘量沿海濱走到堅尼地城。當時我住在灣仔,所以當我到達堅尼地城時,我會再走回家,完成時我總共走了30公里。

好奇使我進步,讓我想獲得更大滿足感。當我在Google地圖上查看香港島時,我常常都會去想是否有可能在一天內走遍整個香港島。一旦產生這個念頭,我便無法將其驅除,使我下定決心在之後的週末開始嘗試。

在那個令人不安的星期六,我的鬧鐘在早上9點響起,我開始為行程做準備。在預期會有不少水泡下,我為雙腳貼上很多膏藥,令腳踭看起來就像「格仔餅」。

準備好之後,我便從西營盤的家直向海岸線進發。我當時認為要盡可能地靠近海濱行走,便繞著港島逆時針行走。

我走過正午的陽光,每隔10公里就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記錄我的故事,告訴朋友和家人我的挑戰進度。最終經過13個半小時的旅程,我終於回到西營盤。

我的短片獲得了很多朋友的讚好及意見,這激勵了我再次進行這個挑戰,只是這一次我會嘗試到不同地方。

從那一刻起,我知道自己打開了潘多拉盒子,這將成為我一生中最大的體能挑戰。我意識到香港有很多地方是我從未見過或去過,除非有特別原因,否則我可能永遠也不會走訪這些地方。

因此,我再次查看了地圖。我估計如果要征服香港一整圈,大約有20條50公里的路線,其中包括新界、西貢郊野公園、九龍、大嶼山及其他位於香港的地方。

這為我打開了機會之門,我決定每兩週走一次不同的“Hectic Hike”(我為這個挑戰構思的名字)。這樣可以為我雙腳的傷口留出足夠的癒合時間,亦令我在行程之間有一些休息時間。

這項挑戰將會持續一年左右。而我和朋友、家人及同事經過多次商討後,決定為香港的慈善機構籌集資金。這個地方讓我獲得了很多,能夠作出回饋真是令人感到欣慰。

我正在為香港仁人家園籌款,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慈善機構,它為不同背景的基層人士的生活帶來改變。這項挑戰帶我走遍香港不同高低角落,其中許多路線帶我穿越了需要我們支持的基層社區。我希望我的挑戰短片在展示我攀爬和奮鬥的同時,亦可為這些基層市民帶來笑容。

當我的朋友知道捐款是支持香港仁人家園的工作,他們都很樂意捐助。我的足球隊HK Scottish Eagles在得知捐款將如何運用時,他們亦為此感到高興。我從隊友身上感受到真誠的支持。

到目前為止,我們只籌集了四分之一的捐款,用以改善兒童生活所需。我十分需要你的支持才能達至最終目標。

多多益善,少少無拘。如果你想捐款,請到訪我的慈善籌款網頁:https://www.charitablechoice.org.hk/zh-HK/c/b9a0b0

我剛剛完成了第十個“Hectic Hike”挑戰,我的總步行距離正式增至500多公里。如果可以,請支持我完成餘下的一半路程。讓我們一起為這個項目帶來更大的改變。

Jack Boardman

口講無憑,坐言起行。



支持仁人

新聞稿

 

查看桌面版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