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bitat for Humanity Hong Kong

<透視家園> 向新屋「say no」的泰國農民

文:香港仁人家園高級公關主任簡懿娟

註:仁人家園由2016年11月起與《明報通通識》合作,新設欄目「透視家園」,定期分享全球各地房屋問題及故事。文章並轉載至《香港獨立媒體》﹑《立場新聞》﹑《關鍵評論網》﹑《眾新聞》等


【明報專訊】訪問過不少家庭,最令我手足無措的是第一次到海外災區訪問。我問一名泰國農民:「你喜歡新屋嗎?」「我沒住,我不住。」他爽快答道。當下我只能「眼光光」望着身旁經常採訪災區的澳洲和斯里蘭卡同事,還有那負責翻譯的泰國同事。他們也呆了,大概那時我們四人心中也只有一句:「Why?」

每一個與仁人家園合作的家庭,都是主動向我們申請協助的。當時水災已將這農民的舊屋地基浸壞,鐵皮屋頂破洞又多,新磚屋怎會比不上呢?「我不想弄污新屋呀。」48歲巴吞他尼府農民Prasopchock解釋道。

「新屋帶來噩運?」

這理由實在不能令我們信服,於是我們決定靜聽這中年男人的心聲,原來他的笑容背後,收起了悲傷。「她想離開破爛的鐵皮屋,最後離開了我。」Prasopchock苦笑,原來負責申請新屋的妻子在入伙後兩星期就離家,留下Prasopchock和兩名分別17歲和15歲的女兒在新居。當下細看,新屋用穩固磚頭砌成,又有獨立廁所和房間,但只有小量家俬,感覺空洞又寂寞。泰國同事用英語對我們說,「或許他覺得新屋帶來噩運」。我心底雖然覺得浪費資源很可惜,但屋主住得不舒服的話,也不應勉強。正準備動身離開之際,澳洲同事問了一條扭轉局面的問題,她指一指客廳說:「有想過劃出一間房給女兒嗎?」

Prasopchock連忙點頭,「她們需要在此好好養胎,她們的丈夫不會回來了」。似乎又是傷心的故事,我們不忍再細問,不過他也叫了小女兒Kalayanee從舊屋過來。舊屋與新居只隔數步之遙,這安排本希望屋主能維持原有工作及社區網絡,但如今新居只是Prasopchock一家的「偏廳」。Kalayanee說:「我很怕再有水災,鐵皮屋不能再支撐下去。」她指着舊居破洞處處的鐵皮屋頂和牆身,她又指着自己脹卜卜的肚,但不是想說腹中肉,「這兩年的洪水曾浸至腰間,新屋地基較高,這較安全」。Prasopchock立即打斷女兒,「那到時才來避難吧」。女兒再指着肚子,意指肚子中的新生命。

女兒的話似令慈父動搖,Prasopchock竟然談起搬屋大計,「看來新屋要加高一層才夠!」這轉變令我們訝異,他更緊張地問仁人家園能否提供房屋貸款,我們當然點頭大叫:「新個案!」眾人相視而笑,我們終於放下心頭大石,慶幸捐款者、建屋義工的心血沒有白費。

女兒後來私下跟我們說,她早就想搬進新屋,只是一直不敢提,擔心勾起父親的傷痛,剛巧見我們來做訪問,讓她鼓起勇氣說出心底話。家向來是滿載回憶的地方,Prasopchock曾為了舊回憶,將自己留在危險的居所,卻讓身旁的至親身陷險境。但只要想通,搬屋其實不止遷移居住地,也是告別過去——對受虐婦女而言是告別苦痛,對受災家庭可以是告別擔憂。

■極端天氣 暴雨成災

泰國自1980年代起經濟起飛,貧窮人口大減,但仍有很多人居於鄉郊地區,居住環境惡劣,未能共享經濟成果。而泰國的城市亦缺乏良好規劃,例如曼谷雖然是旅遊勝地,也有貧民窟。泰國長年受極端天氣影響,如2016年底至2017年泰國經歷30年來最嚴重暴雨,南部更暴雨成災,近60萬人受災。



支持仁人

新聞稿